却依然在寒风里翩然起舞,2002年无锡决定建设长

日期:2019-11-07编辑作者:关于我们

★观赏地点:无锡长广溪

★旅游地点:无锡长广溪湿地公园

冬天并不是芦苇的最佳观赏期,芦花们已经褪尽了曾经的青涩和成熟,苍白着花序,在寒风里只觉得凄凉。

第一次来长广溪的时候,还是它初被评为国家级湿地公园、声名未显时。那时候的长广溪静谧安详得如同一位隔着面纱的大家闺秀,落落大方地任由游客们评头论足。时隔多年,再度携友游览长广溪,竟发现已经连入口都需要借助手机导航。

图片 1

图片 2

不过大凡植物们成了规模,不管多么普通,都会让人觉得一种不可忽视的气势。长广溪的芦花们即使已经走过了它们最美的花季,可是在冬日的残阳下,依然凄美着容颜,绽放着华丽。

在上世纪五十年代以前,长广溪是典型的环太湖地区生态湿地的水乡泽国,不过后来因为围湖造田、工业发展等原因,湿地的自然景观遭到破坏。2002年无锡决定建设长广溪湿地公园,总面积625公顷,是大型的城市湿地公园,也是首批的九个国家级湿地公园之一。

图片 3

图片 4

见到这片芦苇的时候,我是惊喜的。它们成群结队地站在湖边,哪怕周围已经处处是枯枝败叶,它们自己的叶片也已经枯黄得失去了光泽,但是那标志性的硕大花序,却依然在寒风里翩然起舞,绝不肯提前退出自己的这方舞台。即使临近落幕,也要演好自己的最后一场戏。

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,明明看到了长广溪的入口,我们却还是执意想要走到长广溪桥的那一头去。朋友是个乐于步行的人,所以我们一拍即合。

图片 5

图片 6

都说“做一天和尚撞一天钟”,芦花们做一天芦花,就要尽力开放,这是芦花们的操守和坚持。所以,尽管这些芦叶几乎不见绿意,但我依然为之着迷。

冬日的阳光没有多少力度,桥上的风有点凉。不过有垂钓爱好者却不避严寒,长长的钓竿一头握在钓客们的手中,另一头则垂到了湖面近处。走完长长的一座桥,我们都没有看到有鱼儿上钩。或者,他们钓的并不是鱼,而只是一种乐趣一种情怀吧?

图片 7

图片 8

初秋的时候我也来过长广溪,那时候的芦花还青翠着,充满了活力。即使湖风把它们吹得东倒西歪,可是它们却依然深深地把根扎在泥土里,刚刚抽出花序的芦花们便飞扬起来,迎着风,向着雨,毫不退缩。

桥的两侧是浩渺的水域,这就是长广溪。笔直挺拔的水杉林新叶未生,一旁的亲水栈道孤零零地嵌在河岸旁。当然,今天一非假日,二非周末,有闲情来这里走走的人并不多。

图片 9

图片 10

于是,我义无反顾地爱上了这种平凡的植物。

走到桥的尽头,我们才发现这里竟然没有入口。我记忆里的湿地公园是个开放性的公园,四周都有通道可以进入公园。不过现在似乎规划得更好了一些,除了几大入口,并不能从道路旁觅道而入。我明明记得这里有个停车场,但看起来正在封闭施工,于是,我们只能走回桥的这头,从一条不算宽大的道路走进公园。

芦苇确实是平凡的,湖边河畔,它们或成丛或孤植,默默地固土培源。哪怕它们从来没有进入过人们的花盆庭院,但是依然会把它们植根的那方天地,尽心打造得更加清秀美丽。

图片 11

图片 12

我向来觉得江南的冬天是一年中最乏味的季节,枫叶已老,腊梅未盛,倒是沙棘结出的红果子鲜艳夺目,胜似红花。

我爱它们狭长青翠的叶片,爱它们直立中空的茎杆,当然更爱它们硕大的花序。尽管在初抽花穗的时候,它们的花与叶子绿成了一个色调,只是因为高高地开在茎端,所以在风中便展现出了独特的风姿。

石塘桥还是记忆中的模样,溪边栽着的杉木没有了夏日的苍翠,显出几分沧桑来。弯曲的湖岸线,没有过度的绿植点缀,显出了它的本来面目,配上粼粼的波光,一下子让人感觉到了不一样的冬景。

图片 13

图片 14

初秋的芦苇并不华丽,即使它们成片生长,也不会让人觉得有压力。湖风轻送,芦花轻摇,隐隐传来的苇香,也只让人觉得自然。

站在桥上看风景,或许这里是长广溪最迷的所在吧?从某种意义上说,这座桥已经成了长广溪的标志。横架在长广溪上,与长广溪桥遥遥相对。石塘桥式样古朴,结构精巧,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,我想到了早年看过的一部电影《廊桥遗梦》。

图片 15

图片 16

而现在眼前的这片芦苇,早已经度过了那段青葱岁月。冬天的风大多数时候还是很亲和的,芦苇们便安静地站在水中,临波照影,是否在感慨岁月沧桑,容颜易老?当年那新嫩嫩的肌肤,如今已经枯黄得毫无光泽。芦花便显得更加厚重,不再有绿叶的衬托,它们高标孤绝地盛放在茎端,在风里舞成同一个姿势。

所以廊桥,也称风雨桥,有屋盖的过道,这就是长廊的意思。而桥上有廊,自然就名叫廊桥了。除了连接河的两岸,其廊还有着强大的功能,比如遮阳避雨、纳凉小憩,也可以与三五知己在这里小聚,聊天打牌,吹拉弹唱,几乎适合大部分对场地要求不那么严格的休闲活动。

图片 17

图片 18

技艺高超的独舞固然漂亮,但我更喜欢的还是规模盛大的群舞。芦苇们便是天然的群舞演员,甚至不需要领舞,就能舞出浩瀚的气势、柔美的舞姿。

桥的两头各有一亭,各设一碑,“石塘秋色”的碑刻,让我们明白,石塘最美是秋季。亭顶三重飞檐翘角,很是精致美观。桥梁有五个桥孔,中间一个最大,两侧各有两个小桥孔,远远看过去,仿佛是雨后的彩虹。所以,廊桥还有一个名字,就是虹桥。

图片 19

桥堍有徐偃王庙纪念堂,虽然铁门半开着,但是我们走进去却发现纪念堂并不开放,一旁开放的是一个茶座。堂前的浮雕前已经有游客正在凝神观看,这里雕的是徐偃王的仁义之举。

长广溪很贴心地布置着长长的木栈道,芦苇们便依着栈道恣意地生长着,丝毫不肯为自己留下余地。用尽了每一分力气,在可以预见的凋零之前盛放着最后的华美。因为绝望,所以凄美;因为凄美,所以动人。

图片 20

如果说长广溪的芦苇以规模取胜,在栈桥边盛放了半条湖岸线。那么,宝界公园的芦苇则以造景取胜。

徐偃王是周穆王时期的人物,徐国在春秋也算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国家,被吴王阖闾所灭。在魏晋时代,就有徐偃王的传说流传,据说徐偃王以仁义著称,江淮诸侯皆伏,约有三十六国。周王闻,遣使乘驷。这位仁义之君不敌当时的楚国,败走彭城武原县东山下,百姓随之者以万计。

图片 21

不管败于吴国还是楚国,古徐国终究是被灭亡了。作为第32代君主,徐偃王的仁义,终究敌不过兵精将广的春秋霸主,只能注定饮恨了。

这里的芦苇或许从规模上说比不过长广溪,不过因为与亭台溪石相映成趣,在夕阳下便美出了新的高度。不用太多,只几枝便可见江南小景的婉约之美。

图片 22

图片 23

尽管对岸才是长广溪的主景区,不过我们都不想再走回头路,干脆沿路往前走。未必需要什么古迹什么名胜,在这个冬日的午后,沐浴着冬日的暖阳,在湖边缓步而行,就觉得很惬意了。

夕阳西下,苇花便褪去了苍白,镀上一层华彩。偶尔惊起一双鸥鹭,苇丛便会踩着鼓点来一段急舞。而那坚持留在江南过冬的鹭鸟,在夕阳下划过长空,翩然远去……

虽然偶尔会看见一方小亭,但大冬天的,并没有游人在这里驻足。深入湖畔的观景台,周围芦花飞舞,已经是冬末的气象。

本文由澳门银河总站登录网站发布于关于我们,转载请注明出处:却依然在寒风里翩然起舞,2002年无锡决定建设长

关键词:

ART.POP文化艺术空间是一个0+1的概念,满足孩子的

ART.POP文艺空间位于在环岛西路黄厝社34号的君巍艺术馆园区内,是集设计感、新颖、便捷、体验式于大器晚成体的学...

详细>>

我加了些修改,圣母玛丽亚教堂

第2天 2015-10-05 忘了互连网哪位的轨范,笔者加了些校订。 第1天 2015-10-04 html xmlns="http://www.w3.org/1999/xhtml" head title中国...

详细>>

入住酒店休息8月19日乘商务车前往泸沽湖,只能

泸沽湖 第1天 2015-10-14 洱海 如果你不出去走走,就会以为你所看到的就是全世界。 香格里拉 旅行的意义2015年的第一...

详细>>

西藏博物馆,住的不舒服

还去邮局旁边吃了益生菌。小桥说实在早就不是八年前特别盛名的三姨了。可是笔者不管,冠益乳依然长久以来的喝...

详细>>